夏虫不可以语冰

克莱尔西昂背朝着村落。他已经走得有些远了。村落里万家灯火,却仍照在他后背上,竟有烫得生疼的感觉。他低头,突然看见前方有个人影,不由得心惊。仔细一看是却是自己被拖得很长的影子。克莱尔西昂开始讨厌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