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虫不可以语冰

ふわふわ

上次写文的时候也是不开心的时候。
头好痛。
啊啊。



回到家里,西昂松开自己的领带扔出公文包倒进柔软的沙发里。这个沙发是他特地攒下钱买的,他已经相中了很久了。质地非常柔软而有弹性,虽然不是懒人沙发但依旧有让他一倒下去就不想起来的冲动。
西昂喜欢柔软的东西,这是鲜有人知的。
这台沙发,他的床,房间的椅子,全都是软绵绵的。这么大的人了却还像一个小孩子,而且一点也不像他的风格。
“敢告诉别人就扑杀你。”了解这一点的人之一,他的幼驯染克莱尔曾被这么威胁过。
“哎哟西碳——你也太紧张了吧没有人会知道的啦!谁都有一两个这样的秘密啦安啦安啦。”
“不是谁的‘秘密’都会被像你这种笨蛋知道的你可以安静点了。”
躲闪着来自友人不留情面的攻击的克莱尔夸张的哇哇大叫着,一边说不过西碳你这样还是有点过度了,难道择偶也是这样吗。
西昂停下了手。
“克莱尔……”
“嗯?哇啊啊啊西碳别啊我不讲了。”

西昂,二十一岁,公司高管,尚未恋爱,至少没有公开过。埋在沙发里的西昂抬手抓起一个熊型公仔。虽然他对柔软的东西到了疯狂的地步,但是从来不会购买毛绒玩具。
这个公仔原本的主人并不是他。
他捏了捏熊仔柔软的肚子。
这个公仔原本的主人有着比这更柔软的脸颊。
他抚摸着熊仔的柔顺的人造皮毛。
这个熊仔原本的主人有着比这更光滑的皮肤。
西昂把熊仔扔了出去。开始拨打电话。语气很粗暴但充满了耐心。
啊啊……有什么不足啊……
西昂从那台沙发上起身。
想拥抱什么……
他换上了常服。
紧紧的,紧紧的,不会被拒绝的。
“阿鲁巴……

评论(4)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