伞修,含方王《这世界上是否存在永远强大、不会被任何挫折击倒的人?》

(*꒦ິ⌓꒦ີ)(*꒦ິ⌓꒦ີ)他们怎么这么好
强大如他们的背后的那个人,也是他们心中最明亮的光和吧(*꒦ິ⌓꒦ີ)
谢谢你!!!【暴风哭泣】

鸦杀:

忘了说这是给 @夏虫不可以语冰 的生日贺!虽然晚了一点还是祝你生日快乐!会有天使替我守护你!(=´∀`)人(´∀`=)






淹没在茫茫答海之中的回答:


 


门前老树发新芽


四千年出品一个的冬虫夏草,且行且珍惜


 


 


没人邀,估计也不会有很多人看,所以说你们就很没有眼光,怪不得我混迹B乎这么多年还没当上达人,颗颗。


多的不说了,题主问这世界上是否存在永远强大、不会被任何挫折击倒的人,我有个故事,可以讲与你一听。


 


故事还要从几年前答主我转行开始,答主之前所在的行业呢,是比程序员还要吃青春饭的,我入行时没多大,离开时也没多老,当时我跟W说完我要走了,他瞪着那对大小眼,听了好久问我要去哪。


W是我的一个同事,一度可以算是我的上司,他问我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十八那年家里走关系给我弄进了一个大学,这几年一直是休学状态,还可以捡回来去上一上,就说我要去大学。


W嗯了一声,说保持联系。


他没问,我也就没说那个大学在国外,隔海十二个小时,至于能不能保持联系,谁知道呢。


 


我再次联系上W,是因为我们一个同行Y离职的事,这件事让我很讶异,因为这个Y,虽然说心脏嘴贱的我不喜欢他,但确实是这个行业的代表性人物。


我比Y入行要晚一年,就已经深深地被笼罩在了Y的阴影下,可以说我这一代都是被Y所在的公司虐大的一代,直到后来H终结了Y的业界神话,H和Y都是这个行业的开山元老和中流砥柱,他们对这个行业的热情,不会比任何年轻人来得少。


Y自入行之后一直没有跳过槽,这次离职居然不是跳槽是转行,我实在非常的惊讶,第一反应是他家给他施压了。我家和Y家都属于另一个传统行业,不过我家比较新派,他家比较老派,具体例子表现为发工资前没钱了,我都是被同事接济,而Y是接济同事才没钱的,有一回行业交流会议,Y和我去买烟,他烟买的都还是好的,之后撸串却没钱了,喝着水看我们热火朝天地开干(当然他是不会老实得只喝水的),我说你家看你这样不心疼啊,他笑了一下,说他家要是看他这样,第一句话一定是“早叫你别和那些人走那么近”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很久之后,在我得知他连箱子都没拿两手空空地从前公司出走之后,第一个浮现在我心中的就是这句话。


那些人是哪些人,是我们这样干着祖辈眼中不入流的事情的事,是我们这些在创新创业的道路上处处碰壁的人,是坐在电脑之后、双手颤抖也无法离开键盘的人,Y和我们是一样的人,但在他家里看来,他可能只是个被带坏了的瑕疵品。


称我们为“那些人”的人,是绝不可能成为他的助力的。


我问W消息是不是真的,他说是。


我问W你说Y会不会抑郁啊,W说不可能。


我说你咋这么笃定啊,W说就是不可能。


我有点不爽,W这么了解Y干嘛,普通同行而已。


他难道不知道我是想借着Y的事跟他多聊两句吗?


可能是不知道。


 


后来W再跟我联系,是Y卷土重来组了新公司搞倒前公司要拿一个行业年度最大荣誉了,W说,可能是最后一次,你要不要回来看一看。


我没说话,我有点不高兴,好像等他要离职的时候,也会跟我这么说,最后一次了,你要不要回来看一看。


看什么呢,奖项结果,还是看人?


我没跟他联系就回国了,在我从前公司队伍里从后往前走过去接近他的时候,还没拍到他肩膀,W就跟我说,幼不幼稚。


我说,幼稚啊,迁就你嘛,你小呢。


W撇了撇嘴,说坐下吧。


他身边的位置一直是留给我的。


在等待结果揭晓的时间里,我们一直在聊Y的事,Y在前公司的境遇比我听说的还要惨上很多,之后一些事,谁遇到了都可能抑郁。


我又想起那时的不爽,说你一早知道他能撑过来走到这了。


W说我知道他能撑过来,不知道他能走到这。


我说你真是无所不知。


W想叹气又懒得叹气那样地看着我,我很熟悉他这个表情,在我俩共事的时候,他屡屡用这个表情对着我。


他比我小呢,又比我矮,我从高一点的角度看下去,他这样是很可爱的。


当然我不会说,说了他可能就不会这样做了。


W说,看来你今天是一定要知道了,接着扭过头,命令他手下的那些小孩们把头扭过去。我不明白他是要干什么。


然后W亲了我,我设想过很多次吻上他的嘴唇是什么感觉他的大小眼会不会闭上,但这些是另外一个故事了,W亲了我,跟我说这样你应该也能看见了,你自己看吧。


我照他说的看过去,Y正好领奖,我看到他的手发颤了,这是一个行里的职业病,Y年纪大了,脑手使用过度,这时也算是强弩之末了。


看到这点的不只是我,Y一定比任何人都更清楚,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知道有黑色的东西,蚂蚁一样四面八方朝他涌来,窜上他的身体就要把他的头顶没过去。


这时候有个金色的发光的东西,从他头上降下来,在他头顶扫了扫,那些东西就像灰尘一样被掸开了,它贴在Y背上,像环着他的肩一样跟他拥在一起。


Y的失神只持续了几秒,很快缓过劲来用力握住了奖杯,将他高高地扬了起来,整个厂商都是给他们的欢呼声。


我问W那是什么,你一直能看到吗?


W是什么他也不知道,但那些东西一直都能看到,那个黑色的,会导致人抑郁失常,那个金色的,Y从一开始背后就背着了。


我无话可说,问他亲一次的效力能持续多久。


W说我也不知道,几小时吧。


我哦了一声,说那几小时后,再亲一次吧。


 


对于那些东西的本体,黑色的我没什么意见,金色的W认为是背后灵,我不这么觉得。


如果世上有神,那这就是神迹了;如果有天使,那就是天使了;可能是以前的职业使然,我总觉得附着着Y的是他的守护天使。


 


现在回到题主的问题,这世界上是否存在永远强大、不会被任何挫折击倒的人。


我觉得是有的。


他们强大不一定是因为守护天使,但内心强大勇往直前的人,一定有人在他们背后支持他们走下去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夏虫不可以语冰鸦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*꒦ິ⌓꒦ີ)(*꒦ິ⌓꒦ີ)他们怎么这么好强大如他们的背后的那个人,也是他们心中最明亮的光和吧(...
© 夏虫不可以语冰 | Powered by LOFTER